汇编线套诗歌鉴赏试题

选材特点:范围扩大,宋诗也选,倾向思辨,唯独缺宋词。2021可能宋词!!!

5首诗,《读史》王安石、《苦笋》陆游、《赠别郑炼赴襄阳》杜甫,诗人都是名家,可诗篇没有一篇是考生熟知的。

命题者心中肯定知道,故此,《奉和袭美抱疾杜门见寄次韵》陆龟蒙、《赠赵伯鱼》韩驹,这2个诗人、2首诗,很少见。

选材范围不拘泥范围,不管什么名家不名篇,只要方便命题人出题,人家怎么喜欢怎么来。

相对唐诗,宋诗善议论少意境,没选宋词可能是宋词言情为主,不受命题人喜欢,当然也有可能题量过大,没选宋词。

赌一把,鄙人觉得2021会出宋词,若担心文字量大,前面的“信息类”文本一定会压缩。

玩的就是反套路,不让一线老师猜题,保证高考的原创性、选拔性和公平性以及严肃性。

唐诗宋词,太过古老,常被误读为老古董,不但学生读不懂,老师也不一定搞得定,诗词鉴赏的确有难度,这是一项奢侈的艺术审美活动,没有一定积累吃不消。

1卷,陆龟蒙给朋友和诗,相当于今天发微信问候老朋友,“你还好?期盼你早日康复,我们一起去昆明湖赏花。”2卷,王安石读历史,得出新的体会感悟:“有些历史书难免失真,是假的,腐儒们要学会辨别、质疑。”3卷,陆游的《苦笋》,就是生活随感:苦笋虽苦,但和人才一样,在苦的环境里能长出苦的气节来,这难道不像我们的人才培养吗?魏征就是此类人的代表。

新高考1卷,杜甫送别朋友,安慰嘱咐一番;新高考2卷,《赠赵伯鱼》,完全就是老师与学生的写作心得交流。

这里的题材有唱和诗、赠别诗、即事抒怀、咏物诗,无论哪一种题材,所写内容都是学生熟知的现实生活——与朋友交流、送别,交流读书、生活感悟;这些题材内容,难从外观判断情感和手法,反套路很明显。

唐诗宋词,能成为瑰宝,肯定因为其艺术性与思想性,思想是附着在艺术之上的。看教材所选的诗词文质皆美,以赏析“诗家语”等“意蕴”为主,推崇艺术性。

可综观2020的5首诗,说句实话,这些诗,在当时可能就是口水诗、大白话,毫无意境、艺术可言,弄通字词就可懂,无需刻意赏析,真没啥“意蕴”,艺术审美是被弱化的,反课本教材的注重艺术审美的套路,公平,反套路5。

整个诗歌试题凸显渗透,“思想性”很强,重思辨、重议论,“说教”味道比较浓,这肯定是为了兼顾“立德树人”宗旨。

高考毕竟也是一次考试学习,渗透立德树人绝不放过,毕竟导向教学的目的也在其中。告诉学生和老师们,套路化没用,专家不喜欢这一套,我们要培养的是真正理解内容的人才,不是投机取消的,这些诗歌:你读不懂就是读不懂,考的就是你的素养,你平时不读,读不起,高等学校选拔没你的份,反套路6。

如,1卷陆龟蒙《奉和袭美抱疾杜门见寄次韵》,大白话说就是“这一次去不了昆明写不了诗,没关系,我最近忙着教学培养人才,待到你眼睛好了,我们照样可以看两岸盛开的江花”,表面是说“赏江花”,实质就是推崇“培养具备兰、蕙品格的人才”;

陆游的《苦笋》就更明显了,以笋喻人,直白地谈人才培养,立“苦节”,培养魏征一样的“苦笋”供君王使用,报效国家,传递出人才培养要经风雨的现代观念,2020疫情,曾经不成熟的90后、00后一夜成才了,是不是我臆测过度了,各位自行揣测立德树人。

5首诗,明里暗里渗透“立德树人”,反复诉说一个“培养人才”供谁使用的问题,选拔人才的根本依据在“德”与“学”。紧密围绕立德树人和素养考察。

你看《读史》和《赠赵伯鱼》,谈的就是如何学习的问题,要思辨、要质疑、要转益多师,多多学习啊,年轻人。哪怕是八竿子打不着的《赠别郑炼赴襄阳》,也在杜甫这种忧国忧民的情怀里寻找立德树人,寄托了一种“德”的向往和慰藉:为于耆旧内,试觅姓庞人。那一个“姓庞人”就是我们时刻该要学习的、树为榜样的前人知己。

一言以蔽之:高考诗歌题,均围绕立德树人作文章,倾向议论、思辨,弱化审美艺术,暗示诗歌是表情达意的,为现实服务。

高考题,原创试题,百度搜不到,老师看不到,学生也是第一次遇到,但请不要害怕。

如,1卷陆龟蒙《奉和袭美抱疾杜门见寄次韵》,次韵、《离骚》等艰涩字词、文学常识,老师们肯定是复习过的。陆游《苦笋》,魏征你都不知道,那你不要怪语文老师了,怪历史老师,你的素养的确得加强。

杜甫的“地阔峨眉晚、天高蚬首春”,和“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等诗词有什么区别?是不是都沿袭诗词里“借山怨水”的文学传统?直白点说就是借时间、空间的推移,写出自己的孤独,表达对朋友的依依不舍。

语文是基础学科,具备工具属性,你连基本的古文字词都不过关,妄想读懂诗词,是很难的,因为你不理解字词,你怎么读得懂诗词内容?

你不理解“奉和”二字包含的文化常识,就做不对“与外界不通音讯”。好朋友互相之间写诗唱和,怎么可能是不同音讯的?

眼睛坏了也不一定是全瞎,微信语音还可以用啊。“行藏终欲付何人”,你不理解,就可能被误导“避免身后湮没无闻的可能”。不理解“后生好学果可畏”的“畏”,你就不懂这是敬佩、赞许,而不是告诫、训斥。

语文是第一科,绝对不会太难,新高考更是不会为难,第一年玩难了,以后怎么考?还怎么面对强大的舆论攻势?

当然,也不要妄想人家专家会放水,专家们肯定是根据7:2:1的难度套路来。区分度肯定在专家的考察范围内,否则怎么完成人才选拔?

要让所有考生在高考中有获得感,肯定是你难,题目就难,因为你不学习嘛,觉得难不是公平的吗?你容易,题目就容易,因为你真读书了,温儒敏等教授就喜欢你这样的人。像今年浙江的作文满分,能写出卡尔维诺之类高人,你说人家没积累、没读书,显然说不过去。

记住,素养很关键。素养怎么来,老老实实跟随老师学套路,最大的套路就是基础。

有素养,联系语境,你照样可以理解。如,“我见魏征殊媚妩,约束儿童勿多取”,答案选项是“吩咐不要过多取食。”你稍微联想下魏征、儿童,都写到魏征了,你还相信以为陆游是像陆文夫那样的吃货?陆游什么人?一生思念沙场,做梦还在打仗,你以为他有那么爱美食?陆游心有苦衷,肯定意有所指,联系“人才自古要养成”。你说魏征、儿童和人才在一块,陆游的用意是不是很明显,是叫你多吃笋,还是让“苦笋”这样的人成才?

还有,联系杜甫的“把君诗过日,念此别惊神”,你真以为杜甫和人离别就“惊神”?你也太小瞧老杜了,老杜无论写什么都与家国苦难联系起来,他是那种离别就儿女沾巾的人吗?联系前后语境,“戎马交驰际,柴门老病身”。一“交驰际”,一“念此别”,“此别”是在大背景下进行的,不同寻常啊,饱含家国情怀。

2020年的高考诗词主观题,除了山东卷考了“表达离情有何作用”涉及“借景抒情”的手法考察外,主要考察思想内容、情感态度,也就是我们俗称的情感考点。如何理解诗人的思想情感、态度观点,肯定是需要全文理解诗词内容,你读不懂,都不理解?怎么谈情感、态度?怎么评价?哪能写出启示?

一言以蔽之,考素养,反套路、新题目,出题者也很为难,一定是考察你是不是真读懂、真理解?否则,这一场大游戏,谁都不好交差,你还是好好学习古诗词,从零开始吧,不要老想投机取巧,找套路了。

放下手中的忙碌,扎扎实实读读王国维的《人间词话》,或叶嘉莹的《唐宋诗词十七讲》吧,否则,天王老子也不太懂古诗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