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高考落榜去湘西赶尸

沧州男子以为自己高考落榜竟是被人顶替上大学

近日,沧州河间市男子刘涛实名举报,16年前,他被人冒名顶替上大学。7月5日获悉,冒名顶替者的毕业证书已被撤销;河间教育、公安等部门已对此展开调查。

今年35岁的刘涛是河间市卧佛堂镇一分村人,2003年至2006年在河间市职教中心读高中。“我父亲是镇中学校长;母亲是当地有名的医生,后因劳累过度,脑溢血偏瘫在床;姐姐当时正在河北工业大学读大学。这种情况下,母亲舍不得吃药供我读书,后期瘫痪在床,眼睛失明。”刘涛说。高考后,刘涛一直没有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我以为高考落榜了,没脸回家,只身一人前往北京去闯荡。”

刘涛说,自2007年至2016年,他先后通过成人教育方式攻读下河北经贸大学市场营销专业的专科学历和华北科技学院土木工程专业的本科学历。尽管取得了学历,但是因“非全日制”,刘涛应聘时屡遭冷遇:“在北京,过饭店服务员,当过洗车工和推销员,2015年又远赴新疆给人家拾棉花、种树,这些年来历尽了生活的艰辛。”

2019年,刘涛输入自己的姓名和身份证号,通过中国高等教育学校信息网(学信网)查询时,发现名下竟有三个高等教育毕业证。除两个成人教育毕业证之外,还有一个沧州职业技术学院建筑工程技术专业普通全日制专科毕业证。

“姓名、出生日期和我的完全一致,但证上的照片并非我本人,我根本就不认识他。”刘涛顿感诧异,再仔细看看毕业证上的入学日期和毕业时间,他意识到自己当年并非没有考上大学,而是被人冒名顶替了。

2020年,刘涛专门从新疆回到老家,向河间市公安局报案,希望通过警方能够让冒名顶替者受到法律的制裁,但遗憾的是,至今他也没有收到警方的回复。

刘涛说,这些年来,他感觉非常对不起瘫痪在床省下药费供他上学的母亲,母亲10年前病逝,他的遗憾却再也无法弥补了,而这都是被人冒名顶替导致的。“近两年,我父亲知道线月更是突发心肌梗死,在医院抢救了将近一个月,我不想父亲带着失望离开,我恳求河间警方能够依法办案,让冒名顶替者和幕后操纵者受到应有的惩罚。”说到动情处,刘涛禁不住失声抽泣。

7月5日,从沧州职业技术学院获悉,2020年12月30日,根据河北省教育厅所作出的处理决定,学校已撤销了冒名顶替学生的毕业证书。沧州职业技术学院有关负责人介绍,建筑工程技术专业学生刘涛,于2006年9月入学,2009年7月毕业(毕业证书编号:068)。

经公安机关查实,该学生冒名顶替上学,非法取得学籍,严重违反法律和国家招生考试规定,河北省教育厅依据相关法律法规,于2020年12月6日作出决定,宣布上述毕业证无效。根据河北省教育厅所作出的处理决定,沧州职业技术学院经校长办公会会议研究决定,依法依规撤销刘涛的毕业证书。

这几年来,刘涛疑惑的是:当年是谁截取了他的大学录取通知书;谁给冒名顶替者开的绿灯,偷梁换柱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幕后操纵者到底是谁?

7月5日,河间市公安局主管此案的负责人称,因公安局内部有纪律规定,无法向记透露具体案情。河间市教育局主要负责人称,尽管事情发生在16年前,但教育局对此非常重视,会协同河间市职教中心成立专班对此事件展开全面调查,对于此事件中涉及的违法乱纪教职员工一定会严肃处理绝不姑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难以置信!近日江西19岁女孩因高考落榜被父母亲自送入“狼口”

难以置信!江西上饶,19岁女孩被父母亲自送入“狼口”,遭到脱衣猥亵,真是荒唐之极!原来女孩高考落榜,想重新复读,父母为助女儿“一臂之力”,从外面请来一和尚,希望给女儿转运,结果,运没转好,反而更糟糕。

女孩父母逛街遇到一和尚,看到对方一本正经给别人算命,教对方如何转运,想着让他也帮女儿转转运,明年好考上大学,和尚同意上门。

和尚一看这19岁大姑娘长得标致,打起了这样的坏主意。声称要和女孩单独进入她住的房间,查看情况去晦气。女孩由于没有什么主见,又不想寒了父母心,也就同意。房门一关,和尚假装查看一番房间,要求女孩脱掉上衣并闭上眼睛,自己用叶子把“净水”挥洒身上去晦气,女孩虽然有点不情愿,但还是同意,结果,感觉和尚在摸她的隐私部位,她觉得自己受到侵犯了,感到害怕,就在房间里喊爸妈。

其父母赶紧打开门进去了,问和尚发生了什么事情。和尚说:”我就是给她洒净水而已”,结果,趁他们不注意开门逃走。没做亏心事为什么要逃?他们果断报警了,和尚被抓,经审,是假和尚并承认猥亵女孩,

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本意是想为孩子好,却反而害了孩子。高考落榜孩子本来就失意,这下更糟,遭到猥亵,又增加了一定的心理影响。一个敢骗,一个敢信,结果就发生了令人悲哀的事,真是令人唏嘘不已!

无论是家长还是学生本人,都应该清楚地知道,高考不是成才的唯一道路。高考其实只是决定考生去哪个城市,并不能决定你的未来,过分迷信高考对人生无益。即便上了好大学,如果后期不努力,结果可能一样让人失望。俗话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不是只有高考才能支撑起人生的未来。家长期望太高,只会给孩子造成压力,反而适得其反。

望子成龙和望女成凤乃是人之常情,但“病急乱投医”的心态是不可取的。近些年来,有多少家长正是因为太过于想“帮助”孩子考上理想的大学而好心办了坏事?又有多少骗子是利用家长的急迫心态而坑蒙拐骗赚了个盆满钵满?每年那么多考生和家长在这上面吃亏,难道大家还不吸取经验教训吗?

湘西最后一位赶尸匠现场还原赶尸全过程神秘其实都是假象

这是世界上最恐怖的职业,从古至今,它都没有得到科学的验证,行业内所有信息都隐藏在神秘当中。

随着影视和小说的传播,这个神秘职业逐渐走进了大众的视野,原以为这些都是虚构的,但在湖南怀化芷江县,却有一位真正的赶尸匠。

据说他还是当时仅存的最后一位赶尸匠,赶尸人这个职业真的存在吗?如何才能成为一名赶尸人?赶尸又用的是什么原理?

2019年记者带着好奇心,赶往湖南省怀化市的芷江县,寻找那位真正的赶尸匠。

原以为这名赶尸匠在当地很出名,但奇怪的是,当记者赶到芷江县的国际和平村,想要找当地村民询问,这最后一位神秘赶尸人到底是何人,又住在什么地方时。

明明知情人说赶尸人是在这个地方居住,可为何这村子里的村民却对此丝毫不知,莫非是他们在刻意隐瞒?这其中难道还另有隐情?

赶尸人?我们在当地是没听说过,知道这个行业,我都还是通过电影才了解到的。电影中那尸体就像僵尸一样一跳一跳地向前走。

说着热心的村民还给记者现场演示了一番,这演技真是活灵活现的,让记者切身体验了一下恐怖的氛围。

但这些人的回答都与村口村民的回答差不多,他们也都只在电视上看到过赶尸人。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村子里一位住得较偏远隐秘的古稀老人口中,记者得到了哪位赶尸人的些许信息。

“对于那位赶尸人,一般人是不知道他的存在的,因为他们都是在晚上才进行的赶尸。 大晚上乌漆嘛黑的,赶尸过程不容易被旁人发现,如果要是让旁人不小心看到了赶尸,旁人不被吓个屁滚尿流都算轻的”。

因为经常和死人打交道,所以赶尸人从古至今都被视为不吉利的存在,很少有人从事这个行业,只有家中实在是贫困的人,才愿意从事此行并以此谋生。

在和田铁武沟通中,田铁武表示:他现在是芷江县巫傩绝技表演团的团长,平日里主要从事各种湘西绝活的表演和主持村里的祭祀活动。

“其他的绝活,我都能表演给大伙儿看,就像那耍刀弄枪的,只要你有道具就没有问题。 但可惜赶尸这门手艺,我实在是没办法现场给大家伙演示。 赶尸是需要尸体来进行相互配合的,但如今这个法治社会,尸体已经得到法律的保护 了。 再加上现在法律都规定死者的尸体必须进行火葬,这也就导致如今的社会,根本就不需要赶尸这个行业了。 即使是有人客死他乡,按照如今的交通技术,很快就可以将尸体从外地运回家乡。 所以赶尸这个我实在是没办法给大家演示。

眼见田铁武没办法现场演示赶尸,记者也表示能理解,但为了更好地证明赶尸这个行业的存在,记者找到了芷江县的旅游局局长吴建宏了解情况。

在他小的时候,曾听父辈们说起过这样的事,在当时赶尸人都是湘西每个寨子里最有威望的人。

1950年的初秋,两名为了侦查湘西地区的治安情况,化装成便衣行走在湘西地区。

在巡逻的路上,两人竟然遇到了一伙神秘人。这一伙人头戴斗笠,身穿长袍,依次排列。

而且走路也是鬼鬼祟祟的非常的怪异,前面那个带头的人还时不时地鸣锣开道,就好像在做什么法事一样,整出了特别大的动静。

两位战士很是警惕,这伙人是在做什么不好的事情?为了探明原因两人悄悄地跟了上去,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伙人竟然是湘西的赶尸队!

除了那个敲锣的是赶尸匠,后面的好像都是尸体!并且这些尸体竟然还在自己行走。

由于这是第一次见到赶尸人,两位壮着胆子去询问了领头的赶尸人,为何尸体会自己行走。

原来尸体之所以能走,那是因为在尸体的腋下,有一个竹竿穿过,为了固定尸体,赶尸人还会将尸体的手臂绑在竹竿上,这也就出现了尸体双臂抬起的现象。

在尸体中,也是有抬尸人的,会将尸体抬起来向前行走,因为竹竿具有弹性,所以尸体在重力的作用下便会上下晃荡,在外人看来就是尸体会自己行走了。

似乎是为了证明这个故事的真实性,吴局长表示。这个故事是1950年发生的,真实的,唯一一次有据可查的事情。

听完吴局长讲的故事,记者再次陷入了沉思,虽说故事中,有赶尸人的存在,但这又怎么可以证明田铁武真的会赶尸呢?

仿佛是看到了记者的疑惑,田铁武再次给记者讲述了一段他爷爷和大伯的赶尸故事。

1939年的秋天,田铁武的爷爷田启璋,带着家乡的几百名士兵前往湖北参加抗战,结果一仗打下来,死了80多名兄弟。

在农村,最讲究的就是人死后要落叶归根,同时田启璋为了兑现自己出发之前的承诺,把战死沙场的兄弟一个不落的都带回家乡。

于是他找到了自己的大儿子,也就是田铁武的大伯田艺林,田启璋让田艺林带着其他几位赶尸人,一起将阵亡战士的尸体,用赶尸术赶回湘西老家。

“我的大伯就是我的师傅,他之前也懂一些法术,特别是在赶尸这方面。我大伯非常有造诣。 所以他和爷爷一起把那80多个人,从湖北赶到了湘西。 但由于我大伯膝下没有子女,为了不让赶尸的技术失传,所以大伯就给我传授了许多关于赶尸的技术”

可能田铁武小时候学习就是觉得这些东西好玩感觉很神秘很新奇,一直等到他长大后才明白,原来每个绝活的背后都各有各的悠久历史。

或许田铁武是被记者的诚心所打动,在记者准备离开之际,田铁武主动表示愿意现场给大家表演一部分,也算是给世人,留下一份珍贵的影视资料。

为了营造恐怖诡异的气氛,田铁武特意将表演的时间定在了晚上,而地点则是在夜深人静的树林中。

因为赶尸这一行当有很多规矩,赶尸人一般是在半夜上路,这个时候路上人很少光线暗,即使有人看到也会因为环境问题没有看清而不会受到惊吓。

这第一个赶尸工具就是符咒,没错,就是僵尸片里贴在僵尸额头上的符咒,只要一摘下僵尸就会蹦蹦跳跳被唤醒了。

“这个符咒的作用很简单,就是让那些蚊虫咬不到尸体出来的地方,比如脸上和手上这些漏出来的地方,只需要进行符咒遮挡就可以避免了。”

原来这符咒并没有什么神奇的功效,就和咱们用的驱蚊水一样,仅仅起到驱赶蚊虫的作用。

第二个道具是一根黑漆漆的大竹竿,田铁武表示这是用来抬尸体的,之所以染成黑色,主要是不想在晚上赶尸的时候被别人发现。

竹竿从尸体的胳膊下边穿过去左右各一,这样一来就变成了让人们误以为他们能自行行走,平举双手的样子。但是实际上就是赶尸人前后用竹竿抬着尸体行走。

一般情况下一个队伍里的赶尸匠只需要三个到四个就可以了,一个引尸人、一个扶尸人、一个赶尸人,还有一个点灯人。这是赶尸队伍的最低标准。

在这个团队中,有四个职业,他们分别负责的是不一样的工作,其中,点灯人一路上要负责查看队伍的行动路线。

走哪一条路,尸体比较容易经过,这些心里都得清楚,很关键的是每隔一段距离,就得点一盏灯,这样方便于后面的赶尸人和引路人辨识查看方向。

引尸人和赶尸人则一个前一个后的跟随并管理队伍,他们会有一套完整的流程,引导尸体的方向。

后面拿着一个鞭子,只要鞭子响,那么点灯的人就会马上知道引尸人和赶尸人的地理位置。

而扶尸人是最辛苦的,赶尸全程都靠他抬尸体,并且还要控制尸体的速度和方向,所以一般都是要有两到三个扶尸人才是最好的。

如果是这样赶尸,那赶尸匠就得将尸体背在身上,戴上斗笠身穿长袍,看起来就会像是尸体自己在走路一样。

这种赶尸方式让人难以接受,田铁武是强烈的不推荐。为什么赶尸过程中,尸体能一直保持不腐烂?

其实对于尸体不腐烂的原因,外界早已经猜测得差不多了,他们赶尸匠确实是有一种神秘的药。

可以软化尸体的关节部分,还能保持尸体的不腐烂,所以即使赶尸赶个几天几夜也没问题。

对于我们发出的疑问,田铁武表示这是赶尸行当最大的秘密。因为老祖宗留下来的规矩,这是绝对不方便透露的。

这是因为湘西地区偏远,土地贫瘠,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食不果腹贫困潦倒,为了养家糊口当地人。

经常会去附近的四川和贵州一带,那时的四川和贵州还未开化,山上的毒虫猛兽遍地都有。

人们稍有不慎便会丧命他乡,湘西有尸骨还乡的习俗,但是由于大部分人们家中贫困,没有雇佣车马的钱,所以赶尸就非常的实用。

据了解,湘西赶尸人在成为赶尸之前要先拜师,而师父在收徒弟的时候要求有很多:

第一个就是身体素质要过关,一个晚上要背起很重的物件行走50公里才行,因为真要走起来,那可是几天几夜不歇脚。

第二个就是胆子大不怕死,这一点是肯定的,毕竟职业就是和尸体打交道,心里素质弱的被吓破了胆那定是不行的。

最后就是相貌要足够丑陋,最好是丑的让人害怕,因为他们认为只有够丑够凶悍才能压制的住遗骸。

赶尸匠在拜师之后,要学习更多的专业技能和专业的赶尸规矩,比如对遗骸的处理方法,白天不能赶尸等。

对于田铁武来说,赶尸这一行如今仅剩下他一人了,尽管赶尸早已经被火葬所代替,但是他并不会因此就放弃传承。

田铁武所带领的湘西绝活表演团,已经把很多湘西绝活绝技进行了舞台化的处理,他把赶尸的过程进行改进,让它可以在舞台上展示给大家看。

他所掌握的技术会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徒弟,湘西赶尸术不会成为一个恐怖可怕的古老传说。

从高考落榜到高端发动机制造挑大梁——大国工匠杨永修的追梦人生

新华社长春12月10日电 题:从高考落榜到高端发动机制造挑大梁——大国工匠杨永修的追梦人生

34岁的他,是一名数控技术工人,更是中国汽车制造领域的大国工匠。他攻克了高端发动机精密制造技术,获得全国技术能手、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等多项荣誉。

他能把高端发动机缸体、缸盖垂直度和同轴度等制造精度做到头发丝直径的三分之一,把精细的图纸参数加工成精密缸体;他能改装进口数控机床使其拥有更多功能;他已拥有18项国家专利成为“发明大王”;他还是车间里多位知名高校毕业生的师傅。

在机器轰鸣的车间里一站就是一天,是他的工作常态。加班,更是他的家常便饭。而照顾孩子,他只能挤时间。

15年前,杨永修还远在河南商丘,那年他高考落榜。深信知识能够改变命运的他,复读一年之后再战,虽然可以上本科,但可选余地较少,最后他决定上个好专科——选择长春汽车工业高等专科学校,成为一名数控专业学生。

上学后,他逐渐爱上了数控专业,在校期间保持着班级第一名的成绩。毕业后,他如愿成为原一汽技术中心的一名工人。

原一汽技术中心是一汽核心部门,负责设计研发工作。试制车间更是核心中的核心,包括发动机在内的很多精密零部件都是从这里走出去实现量产的。

当了半年普通加工工人后,他转入自己热爱的数控岗位。一汽是“共和国汽车工业的长子”,拥有一大批优秀的技术工人且其中很多是大国工匠,企业技术传承文化浓郁,杨永修的快速成长也得益于此。

5年多的时间,他废寝忘食地向前辈请教难题,很多人对他知无不言。他还购买了很多课件,自学最新理论。

杨永修说:“我曾到一个复印社连续打印了1000多张的电子材料,花笨功夫照着试验,快乐且充实。”

如今的智能制造,让数控技术有了更多用武之地,高端发动机等精密零部件都需要数控技术实现。而对杨永修而言,加工设备操作难度越高、操作系统越复杂,就越能激起他的学习欲望。

凭借这股劲头,杨永修不仅能熟练操作海德汉等进口数控系统,还具备了多款软件编程、多台数控设备操作和复杂刀具设计改制等技能,这让他在高端发动机制造、精密零部件研制等领域大显身手。

在立式四轴加工中心精密加工技术研究中,他提炼三步操作找正法,转台调试时间由原来的35分钟缩短至10分钟,效率提升70%以上,精度达0.012毫米以内。

2018年初,新红旗品牌战略发布之后,杨永修主要承担红旗自主研发的高端发动机、变速箱及底盘等核心精密零部件的数控加工工作,解决了一大批卡脖子难题,先后完成30余项重大试制任务,累计攻克130多项技术难题,为集团公司节约创造价值1200多万元。

他还依托师徒工作间和劳模创新工作室,开展快速试制、集成制造等多项试制技术研究,培养了一批高技能人才。他的团队中大部分成员已经掌握了数控技术,实现了数智化转型。

近年来,一汽加速改革给杨永修更多施展才华的空间。“一汽像我这样的年轻人还有很多,大家梦想有多大、技术有多强、能力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他说。

同时,国家和地方不断加大对人才的支持力度,使杨永修享受到子女就学等多项政策带来的实惠,解决了后顾之忧。

看到大街上搭载自主研发发动机等关键零部件的红旗牌汽车越来越多,杨永修特别高兴。他说:“把民族汽车品牌搞上去是一汽人的使命,我愿意扎根东北,扎根一汽,与同事们一道攻关,为攻克更多的卡脖子技术贡献自己的力量。”